斗罗小说网

第60章 过河卒

3小时前 作者: 月下无美人

见沈却懊恼,沈忠康温和说道:“你也不必多想,能得现在的结果,于沈家和太子来说已是万幸。”

沈却闻言不由抬头:“祖父,漕运那边的情况如何了?”

沈忠康说道:“朱英跟郭跃光、徐立甄三人彻底掐了起来,漕运有小半的人都牵涉其中,事情越闹越大已然收拾不住。”

“早朝时陛下闻听此事动了怒气,下旨让郭跃光、朱英等人一同进京,也已经将扈盛全一家羁押入狱。”

“陛下打算亲审?”沈却吃惊。

沈忠康说道:“漕运是朝中大事,其中涉及利益绝非一点半点,陛下不可能让他们一直这么乱着,而且这几年漕运贪腐之事久悬不决,陛下怕是也想要趁此机会肃清漕运。”

私盐一案就是缺口。

沈却闻言心中突然一跳,猛的想起詹长冬来。

原来他的目的在此。

搅乱漕运浑水,挑起朱英跟郭跃光争斗,借着朱英之力压着徐立甄,他从未想过朱英真能将那两人如何,他不过是不想将私盐之事在江南解决,而是直接搬进京城闹上朝堂。

詹长冬意在陛下!

沈却脸色瞬变,连忙朝着沈忠康说道:“祖父,您等我一下。”

他慌忙起身走到一旁,在那一堆东西里翻找起来,很快找到詹长冬留给他的那封信后,这才转身回来将信递给了沈忠康。

沈忠康疑惑:“这是?”

“我离开祁镇前,朱英手下的府佐詹长冬让人给我送来这封信。”

沈却脸色有些复杂地说道,“我当初将账册送给朱英,就是因为知道詹长冬跟崔乐有仇,徐立甄与崔乐联手,詹长冬必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“他让人送信给我时,我曾以为这信是给我的,可如今想来,他怕是想要借我的手将信转交给您。”

沈忠康目光微变,他当然知道詹长冬是谁,也知道他跟崔乐之间的关系,他连忙将信打开来仔细看了起来。

等看完之后,目光才落在被红圈框起来的“朱英”二字之上。

“原来是他。”

他就说私盐的事情怎会越闹越大,甚至波及整个漕运上下。

那朱英往日里也不是那般冒进之人,就算想要借机拉下郭跃光,也不该明面上与他撕破脸皮,甚至将郭跃光推到了徐立甄那边。

沈忠康今日下朝之后见到太子时,还曾跟太子说过漕运的事情有些古怪。

可如果是有詹长冬从中搅浑水,故意挑起几方争斗,又借朱英强行压着徐立甄不让他细审私盐一案,这事情就说得过去了。

沈却忍不住说道:“之前在祁镇时,詹长冬就几次试探想要将沈家拉进漕运的浑水里,我原以为他是在替朱英卖命,可如今想来,那朱英怕也是被他当了筏子。”

“他手里恐怕握着朱英的把柄,故意将私盐之事闹上朝堂。”

沈忠康听着沈却的话若有所思,摩挲着手里的信纸,半晌后才说道:“恐怕不止,他是想要寻求同盟。”

沈却一愣。

沈忠康说道:“詹长冬知晓太子眼中揉不下沙子,也同样知道沈家与徐立甄旧仇。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