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罗小说网

060:醒酒【求月票】

4小时前 作者: 油爆香菇

疼!

难受!

这是沈棠第一感觉。

头疼、手疼、腰疼、腿疼、脚疼……

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。

随着意识清醒,仿佛这具身体的细胞都在敲锣打鼓跟她抗议。略吸一口气,浓烈的泥土味以及血腥味直冲鼻腔。她微微蹙眉,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疼,睫羽微颤,缓缓睁开眼。

沈棠倒地这一幕过于意外,翟乐只来得及分心命令两员黑甲士兵去策应护卫,以免混战之时刀剑无眼伤到人。祈善则是又好气又好笑,哪里想得到她会来冷不丁来这么一出?

刚一凑近便听到沈棠嘴里骂骂咧咧。

“淦——老子这是在哪里?”

刚一睁开眼,她便发现自己正面朝下,小半张脸埋在泥地水洼,脸颊沾了一地的淤泥。抬手一抹,手心一片血色。这才发现哪里是什么淤泥水洼,分明是血水汇聚的“血洼”!

勉强坐起身,抬头四处环顾。

火光映入她双眸。山中民居在烈火中损毁大半,视线所及之处皆是残肢断骸,尸体横七竖八铺了一地,仍有鲜血顺着伤口淙淙流淌。料想得到,此处不久前爆发了激烈厮杀。

周遭杀喊声不断。

这一幕让沈棠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又一次穿越,还穿越到一场小规模遭遇战的战场。

也不怪她这般脑补。

她明明记得清楚,自己前不久还在民宅廊下,赏月喝酒晾晒湿发,好不惬意快活,怎么眼睛一闭再一睁就跑到一处陌生山坳。周围还有身穿红黑两色铠甲的士兵互相干仗?

唯一值得让她庆幸的,这些士兵的注意力都不在她身上,不然哪个盯上她可就危险了。

“沈五郎、沈小郎君——”

这时,沈棠耳边传来熟悉的男声。

循声抬头,果然瞧见一张熟面孔。

欣喜道:“元良!你怎会在此?”

祈善:“……”

简单一句,将他想脱口而出的阴阳怪气堵死,气人不成反而将他自个儿憋得够呛。

沈棠有什么资格问他这问题?

他三更半夜为什么会在这里?

沈小郎君心里难道没一点儿数吗?

祈善露出“核蔼”浅笑,轻声询问沈棠:“沈小郎君可还记得你先前做了什么事情吗?”

沈棠:“……”

虽然一头雾水,但直觉告诉她,眼前的祈善笑得渗人,绝对来者不善。她刚说完,祈善的笑容愈发“灿烂”。她感觉自己头皮有种轻微触电发麻的感觉,整个人都不自然起来。

沈棠怯生生地道:“……不知道。”

又支支吾吾:“我、我干了什么?”

“干了什么?”祈善近乎咬牙切齿,“你先是一路跑到孝城中心府衙附近,又从那处一路奔袭跑出孝城,一头钻进二十多里外的深山老林。沈幼梨啊沈幼梨,你可真能跑啊你!”

沈棠:“……”

“旁人喝个酒,至多撒撒酒疯,说说疯话。你喝个酒,逮着谁就要提剑杀谁是吧?”

被一通劈头盖脸教育的沈棠:“……”

她茫然而无辜地眨了眨眼——后知后觉猜出来,这一地的杰作有她一份功劳。

关闭